网站导航
 时尚资讯
耗尽生命燃烧的设计之梦 暗黑时尚第一人 Alexa
2019-07-04 10:45

  还记得在英国攻读服装研究所时,美国同学曾跟我开玩笑说:“如果有人不认同Alexander McQueen是位优秀设计师,那个概会被大家排挤吧!”我莞尔一笑,想起大学求学时,班上每个人口中最的设计师几乎都是“英伦坏男孩”Alexander McQueen;毫无疑问地,他充满争议性与实验性的暗黑服饰,不仅了时尚系学生源源不绝的创意,也为广大带来发人深思的视觉震撼──那些于昆虫礼服下匍匐的恐惧情绪、在花卉头饰上奔流的诗意浪漫,以扭曲却美丽的心理勾绘人们对时尚的殷切向往,而那些从刚硬线条中流泻出的丰沛情感,是多么令人害怕地真实,令人无法,却又猛力撞击着我们坚强下的脆弱灵魂。

  而Alexander McQueen肯定也是脆弱灵魂的其中一只,即便他以狂野的华服作为诉诸理想的武装,他的悲观主义仍然渗透进衣装的每一道车线中,捻入灰暗色彩的植卉印花、插上玫瑰枝丫的骷髅头之眼、于女体之上层层堆叠的千鸟纹……,Alexander McQueen在百家争鸣的90年代,开创了鲜明跳脱的时尚风格,即便是在他逝世后接管品牌的助手Sarah Burton,也无法承袭他那多情的做梦能力,称他为“暗黑时尚第一人”,一点也不为过。

  相比其他地区,东伦敦的治安总是令人却步,然而该区街道上精彩的涂鸦艺术和蓬勃发展的次文化,仍持续地喂养英国人的创意脑袋。

  于1970年出生于该区的Lee Alexander McQueen,无疑吸收了这些丰富的灵感,伴随着不甚光彩的童年作为陪衬──犯罪、吸毒、家暴,这些在幼小心灵上割出的伤痕,形塑了McQueen而情绪化的性格,而年少时期为母亲和姐姐制作的服装,则成为他口中“女性的盔甲”,更于后期确立为品牌每季回归诠释的命题。

  在进入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研读服装之前,McQueen曾于伦敦萨佛街(Savile Row)学习裁缝技艺,培养正规的剪裁知识,而后于圣马丁亮相的毕业作品“Jack the Ripper Stalks His Victims”,其令人屏息的暗黑调性受到英国《Tatler》服装编辑Isabella Blow赏识,并出资5000英镑买下所有设计,这位编辑后来也成为McQueen的良师益友,其于2007年逝世后,McQueen甚至将2008春夏作为向她致敬的一场大秀。

  未知的惊喜总能扩展人们的生命广度,Givenchy“首席设计师”的工作邀约对McQueen来说便是如此;只不过,当时不知高级订(Haute Couture)为何物、只想尽情挥洒前卫艺术的设计师,如何将自身风格导入这座讲究“精致”、“典雅”的巴黎时装屋呢?

  其实,当时McQueen是为了获得足够资金支持自家品牌才接受这份offer,不过也挺努力地替Givenchy开创新契机,无论是1997春夏高订的镂空扭结西装、1997秋冬高订的宫廷风图腾洋装、1998春夏覆满羽毛的份量感斗篷,或是1999秋冬的电板塑胶上衣,皆在延续前任创意总监John Galliano浮夸风格的同时,也注入了属于自己的暗黑口音。

  然而,行事作风以“疯狂”著称的McQueen,坦言自己在风气较保守的Givenchy得不到完整发挥:“Givenchy的问题是,菜只有一道但是厨师有一堆,如果不能争取到主控权,我为延续它生命所做的一切努力与改变,都将被下一任抹灭,如同过眼云烟。”

  离开Givenchy后,McQueen开始专注在1992年创立的同名品牌,一展其多元化的创作脉络,而其中最叫人难忘的便是他对“自然元素”的操控魔法,实现在宛如自童话中走出的羽毛大衣、万花筒般的镜射印花、爬上澎裙的飞鸟图案等钜作之上,拉出令人热血沸腾的戏剧张力,搭配诡谲至极的妆容,共同谱写McQueen脑中不属于现下时空的奇异光景;甚至,我们能从这些服饰中体验到浓厚的意味,诚如他所言:“动物让我着迷,因为你能在这当中找到一种力量、动力与恐惧。”

  即便“恐惧”,McQueen仍选择坚强面对,将自己与人们心中最阴沉的面予以直观诠释,争议题材如战争、教、、异国文化等等,皆在McQueen的美学视角中,化为令人不安的金属装、覆上刺绣的澎湃礼服、爬满蠕虫的透明胸衣和与蕾丝结合的皮革三角裤,透过颓废冷冽的用色、迥异的材质拼接与华丽的整体造型,抛出对生与死、美与丑和爱与恨的深沉叩问,如其1996年秋冬的像面具,探讨的正是印度教“第三只眼”的神圣,而2002春夏ll肌肤的手帕裙装,则是透过“西班牙斗牛”主题表现动物jp的迭起。

  “qs艺术”也是McQueen信手拈来的设计命题,对于1993秋冬那件引起众人热议的超低腰裤(Bumster Pant),McQueen是这么解释的:“我并不是刻意要秀出臀部的,我只是想要拉长人体比例;对我来说,臀部就是脊椎的底部──也是男女人身上最qs、最的部位。”同样的概念也沿用至其1995秋冬“高原qb(Highland Rape)”系列,彻底了英格兰格纹予人高雅端庄的形象。

  此外,McQueen也是时尚界“最会作秀”的设计师之一,拥有“将时尚化为行动艺术”的实验性,其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表演绝非1999春夏大秀“No. 13”莫属──McQueen让模特儿Shalom Harlow站在舞台中央,一边原地旋转、一边遭两旁喷墨机器于纯白洋装洒上黄与黑2种颜料,在观众面前直接上演“创作过程”,可谓时装秀经典中的经典。

  当时许多McQueen的设计太过极端,毫无地ll女体肌肤,或是为女模特戴上宛若利刃的金属面具,这些替McQueen冠上不尊重女性身体的“厌女症”;然而,这项被McQueen于2003春夏大秀后发表的言论给:“我想要强调女权,我要人们对我所造型的女人有所。”

  自此之后,McQueen特立独行的风格开始被解读为“硬派的女性主义”,亦即回到本文第一段所提到的“衣服是女性的盔甲”此一概念,因此不难理解Alexander McQueen每季系列中必然出现的皮革、金属、马甲元素等等,均是赋予女性面对变化时、那敢于为自己而战的勇气。

  将命题于鼓掌之间,McQueen似乎也看淡了“死亡”这个令人的生命阶段,他曾说:“正视死亡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因为它是人生的一部分。”而随着挚友Isabella Blow和身为“最大支柱”的母亲分别于2007年与2010年离开,McQueen顿时失去了心灵依靠,最终于母亲葬礼的前一天自缢身亡。

  这天,对时尚界来说,就像是漫长的黑色星期五,一颗最闪亮的星星就此殒落,对比McQueen于母亲去世前一天在网志上的留言:“由天堂到再折返,生命是有趣的东西,美丽可以来自最奇怪的地方,甚至是最恶心的地方。”更是令人不胜唏嘘。

  McQueen的悍然离世,也让他最后执导的2010春夏系列成为粉丝们心中“最具纪念价值”的秀──人类与海洋哺乳动物生下的杂种,以不可思议的美丽姿态,于秀台上踩着犰狳鞋(Armadillo Shoes)缓缓行走着,具雕塑感的服装线条和染上海洋色调的绮丽印花,将McQueen于死前勾勒的魔幻世界推至面前,为其长达19年的设计生涯画下休止符。

  尽管McQueen留下的璀璨遗物,是无可复制的高度创意,常年伴其左右的Sarah Burton(现任创意总监)仍尽力体现McQueen耗尽生命燃烧的创作,打上一盏灯,踏出坚毅步伐,于的绮想国度中继续前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86-020-38158479
版权所有2000-2011广州市大红鹰娱乐贸易有限公司
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丰产支路南697号金钟大厦4楼526室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