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服装资讯
图文:时代警盛保安为创扮协警
2019-06-16 07:14

  假协警操控限高架升降拦收费,超高货车交买钱就能上三环线日,本报《假协警拦收费 限高架“见钱眼开”》报道见报后,引发社会强烈反响。新浪、新华网、凤凰网、腾讯网等20多个门户网站转载,新浪网上有数百人参与讨论。连日来,多名司机更是打爆了本报热线,反映曾在此处被“痛宰”。

  报道见报后,楚天金报记者连续三天对三环线额头湾段限高架进行回访,发现限高架下的值班岗亭空无一人,此前盘踞的假协警也已不见踪影。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可升降的限高架为三环线施工单位所建,那些假协警则和一家保安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目前,警方正对此展开调查。

  连日来,多名曾在三环线额头湾周边值班的保安,向记者讲述了他们的亲身经历,他们直言“限高架成了某些人的摇钱树,该岗位后期还有创收任务”。

  周平、郭军和李文(均为化名)三人此前曾是武汉时代警盛保安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代警盛”)的员工,三人此前均曾在三环线日中午,周平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有些泛黄的《限高分流岗位值班表》,他说,自己去年夏天开始在三环线国道舵落口大市场大门口上三环的1号岗、额头湾H匝道上三环的2号岗、舵落口大市场5号门处下三环的3号岗以及上三环的4号岗。

  郭军告诉记者,去年6月至7月,他在三环线额头湾限高架下值班,其职责是分流超高货车,不让其穿过及撞坏限高架。可是部分保安打起了货车司机的主意,他们收取司机的香烟或者数十上百元,自行操控限高架为超高货车放行。郭军说,此前保安的本来是淡蓝色,为了增加对司机的“威慑力”,保安队长带队到崇仁一带购买了深蓝色的协装,160元一套,有的服装上还有警衔,过往司机经常误以为他们就是。在去年8月之前,这些保安还只是“小打小闹”,后来就。“生意”好的时候,有的保安月收入能过万元。

  李文说,去年10月他到2号岗去上早班,当时三环线额头湾段的队长是老黄。当天中午下班时,老黄称“早班一个月要交三千元”,并问李文当天“创收”多少,李文对此感到非常诧异,因为在这里当保安的月工资只有2600元,难道上班还要倒贴钱?

  看到李文有疑虑,老黄直言,这里的早中晚班分别要交3000元、6000元和9000元,具体可与保安部王经理联系。在电话那头,王经理给李文支了一招:把2号岗的限高架升起,把3号岗的限高架降到两米多……“我这么大一把年纪,上班是想图个安逸,不想与司机天天扯皮!”李文当即表示,这个活他干不了。

  据知情人透露,由于1号岗和2号岗靠近大马,白天不好“创收”。到了晚上,经过三环线的外地货车陡增,各岗位收费也明显增加,所以要的费用水涨船高。

  回访时,记者在3号岗亭内发现半片小字条,有“快可”和“659、315”等几个数字。李文称,“快可”的意思就是这些车牌的车辆已经交了“月票”或找人打了招呼,可直接从舵落口大市场5号门上三环,不受限高架。

  限高架是三环线日下午,记者来到汉口常青“时代警盛”公司。该公司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劳务合同,合同显示:合同聘请单位为武汉市市政建设集团三环线西段(长丰桥-白沙洲大桥)综合工程项目经理部,服务单位为“时代警盛”,时间从2014年4月8日开始至工程结束时止,服务内容为施工期间道分控管理、疏导车辆进出、车辆畅通,服务地点为武汉市三环线个限高架。

  “时代警盛”总经理梅胜利表示,该合同于去年12月7日到期,应聘请单位的要求,服务期又延长了一个月,所有保安已于今年1月7日撤除三环线上所有的项目(包括额头湾项目)。梅胜利解释说,限高架和值班岗亭均为三环线施工单位所建,保安公司撤离后这些仍保持原样,那些身着协警的男子乱收费只是个人行为。

  昨日下午,记者昨从武汉市市政建设集团三环线西段(长丰桥-白沙洲大桥)综合工程项目部了解到,三环线额头湾立交周边的几处限高架的确是该项目所建,目的是为了超高、超重货车进入;为了配合限高架的管理,该项目部委托“时代警盛”对限高架进行管理。去年12月中旬,后的三环线西段已经贯通,项目部于今年1月7日中止了与“时代警盛”的合同。项目部一负责人说,对于有人假冒协警,以升降限高架来收黑钱的事情,他们并不清楚。

  记者拿出1月16日晚对超高货车司机现场“罚款”的黄某照片进行核实。“时代警盛”人力资源部的华经理表示,在她印象中,三环线岁左右的黄姓保安。随后,她打印出一份三环线人中仅有两名黄姓男保安,身份证显示均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

  随后,梅胜利和员工查看照片后表示,对黄某“有印象”,去年四五月间招聘保安时,黄某曾前来应聘并参加培训,他们在培训期间发现黄某“流里流气”,所以通知保安部三环线王队长“不得录用”。但记者此前在调查中了解到,不少曾在“时代警盛”额头湾项目部工作过的人,都认出黄某就在那里上班。

  梅胜利表示,此前一些员工所说的“王经理”,其实是该公司负责三环线的王队长。他随即致电王队长,问他为何擅自录用黄某。王队长回答,因为后来有人找他说情,加之当时保安人手较紧,就让黄某上岗了,黄某已于两个月前被,原因是“上班迟到早退”。

  1月19日晚,记者电话联系上这位王队长,求证“限高架值班保安是否有创收任务”,王队长说“愿以人格,绝对没有这个事”。

  1月18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东西湖交通大队二中队,值班表示,三环线额头湾H匝道属于硚口区,舵落口大市场5号门往长丰桥方向行驶100米才是东西湖的辖区。对本报报道“有人自称东西湖交通大队二中队,在限高架旁拦车收费”一事,该表示,在出警过程中经常会见限高架下有“协警”值守,这些“协警”与东西湖交通大队没有半点关系,二中队此前也接到过报警,不知道他们是谁请来的,并称“司机遇到协警收钱,最好拨打110”。

  19日下午,硚通大队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该大队不清楚在那里设置限高架的单位,也不明白这些限高架归谁建设和管理。此前曾有外地货车司机报警称在三环线额头湾段被“”和“协警”收了黑钱,硚通大队赶到时,这伙人一哄而散,曾抓住其中一个人,该人自称是“协警”,负责限高架。

  “这伙人太,影响太恶劣了!”硚口相关负责人说,冒充协警拦收费,将限高架当成“摇钱树”,不仅司机钱财受到损失,也影响城市和的形象,还让三环线限高架形同虚设。警方表示,如果查实这伙人假冒或者协警以升降限高架钱财,就涉嫌,欢迎广大司机提供线索。警方正展开调查,将对予以严厉打击。



  +86-020-38158479
版权所有2000-2011广州市大红鹰娱乐贸易有限公司
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丰产支路南697号金钟大厦4楼526室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