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服装资讯
揭秘高薪职业服装打板工:年薪轻松10万 不怕高
2020-04-30 10:11

  走在青岛即墨服装城里,琳琅满目的各式服装总是让人目不暇给。然而在有的人眼中,这些服装转瞬之间,就被拆分成了一组组数据和线条,失去的是美感,获得的是信息。有人说,他们是“草根设计师”,也有人说,他们是“服装样板大盗”,无论给予哪一种评价,毋庸置疑的是,他们是目前中国服装企业最不可或缺的一类特殊人才。正如服装业界所传说的那样,中国的服装设计师是不入流的,然而中国的打板工

  上身一件淡蓝色套头棉布T恤,下身一件宽松式的牛仔裤,加上一双非常普通的露趾皮凉鞋,这就是打板工高桂平的一身“行头”。“你的着装看上去很普通啊,跟服装设计师差大了。”听到记者的玩笑话,高桂平笑了笑,淡然地说,自己是打板“工”,人家是设计“师”,水平肯定是差很大的。“做我们这行时间久了,什么衣服看在眼里,都被自动拆分成了若干细节,面料、裁剪、针法、扣子、拉链等等。”高桂平说,因为做了七年职业打板工,对于服装的审美感受,他基本都已经缺失了,更多的则是从职业角度,对服装进行的样板分析。而高桂平在业内最牛的绝活就是,能够在5分钟之内,将任何一件衣服拆分成为若干数据,而依靠这些数据,就可以在服装厂内顺利做出一模一样的衣服来。

  “所以说,我们是服装店最不欢迎的顾客,一圈走下来,基本什么新样子就都装在脑子里了。”高桂平说,“打板”本身是服装制造流程中的重要环节,主要是将服装设计师的个性设计通过技术手段成为可以量产的工业设计,并通过合理的配件布局,实现布料效益最大化,“说白了,就是一个技术工种,跟服装设计没有太大关系,更多是的研究图形和服装原材料的。”对于打板工来说,经验更重于灵气,一名经验丰富的打板工是珍贵的服装行业人才。

  走进高桂平的工作室,一个“乱”字突出得淋漓尽致。靠墙一排,是数百件在硬纸板上裁出来的服装样板;桌子上堆放着各式各样的小配件,光拉链就多达六十多种,纽扣、锁脚线、面料样本更是多不胜数;还有散落在各处的服装样品,更是五花八门。“是有点乱,但打板工的工作差不多都是这样的。”高桂平告诉记者,现在的打板工跟以前也有很大差别,基本

  已经脱离了以前的一些重复性简单劳动,大部分的工作都可以在电脑上完成。打开电脑上的专业服装CAD系统,高桂平开始演示自己的工作流程,只见他拿起一件衣服,仔细端详一阵子,然后就迅速在纸上开始涂画起来;接着将画得差不多的图样,输入电脑当中;再根据面料宽幅的不同,对图样进行摆放,以达到最大化利用面料;最后打印出裁剪图,送到工厂进行裁剪和缝制。

  “简单来说就是这样,但平时做起来更繁琐一些。”高桂平说,有的衣服设计比较复杂,单纯看无法全部拆解,就要买来衣服拆开看;然后还要考虑使用哪种面料,用什么纽扣、胸饰甚至拉链来匹配等等。

  “你现在去即墨服装城里看看,咱们青岛本地的服装品牌,没有一千也得有八百。”然而,设计类人才的缺乏,成为了这些服装企业“转头”的最大瓶颈。而相对于那些水平泛泛的服装设计专业大本生来说,职业“打板工”成为了企业最佳的选择,“一个优秀的打板工基本上可以顶上半个设计师,而他所发挥的价值,甚至比设计师还要大。”中登服装有限公司总经理刘登高说,就拿他重金挖过来的高桂平来说,由于年轻有,本身对于时尚潮流的把握就很到位,在服装打板的时候,能够添加自己的独特设计细节,“那些服装设计师有时候根本不按照实际情况来做设计,设计出来的服装好看是好看,可就是卖不动;打板工不一样,他们往往经验很丰富,能抓住当地的服装消费习惯来做设计。”刘登高举例说,以前他曾聘请过专业服装设计师为东北市场设计一套夏装,由于缺乏市场经验,这名设计师所设计的套头衫成了东北市场的滞销品;而高桂平就能够针对当地人的穿着习惯,设计了一套特色开衫,结果销售情况良好,打开了东北地区市场。

  还有一点,是科班设计师万万赶不上草根打板工的,那就是对面料的节省度。“因为总是画图样,所以我们都已经形成思维定势了,设计出来的服装,可以最大化地利用好布料,尽量减少下脚料。”高桂平告诉记者,同样设计一件女式短裙,设计师做出来的图,可能下脚料能达到10%,而他设计出来的图,下脚料顶多5%,最低甚至达到3%,因此,一个优秀的打板工每年能够给厂子节省不少钱,“我一年差不多能给厂子省出二三十万的面料钱。”

  如今,高桂平已经举家从日照搬到了即墨,妻子在一家服装厂内当缝纫工,两人暂时在一处高档小区内租住,而年幼的孩子则被送回老家让父母抚养,一家人的生活蒸蒸日上。虽然当地的房价比较高,但对于他来说,买房还是没有太大压力。“以前打板工待遇一般,一个月也就两三千块钱;现在一个是市场需求量大了,打板工比较稀缺,另一个是我们的工作增加了很多设计内容,所以待遇提高了不少。”高桂平说,现在他的月薪最高能到8000元,加上老板的红包,年薪能够到十万元。“将来公司的服装品牌正式推出以后,待遇可能还会再提高一些吧。”对于自己从事的行业,高桂平充满了憧憬,从草根打板工到知名设计师,是每一名打板工的共同梦想,而产业性结构变化,让这些活跃在生产一线的打板工离这个蝶变之梦更近了。

  虽然并不是多么高精尖的行业,但旺盛的市场需求力挺打板工成为了新时代的金领工人。“打板工这个职业,在国内和国外差别是很大的,应该是在国内的服装产业里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城阳信泰服装厂负责人范德顺告诉记者,打板工这个职业非常适用于目前国内的服装业发展水平,在缺乏服装设计人才特别是兼具市场经验和世界眼光的服装设计师的当下,打板工已成为了服装设计师的“替身演员”,“现在一个优秀的打板工月薪差不多要五千多元,而在南方一些地方,还有月薪上万元的打板工。”更为重要的是,在外贸出口吃紧、国外订单量锐减的背景下,国内服装厂为求突破,对打板工的需求明显增加,也让这一职业在很短时间内成为了未来之星。

  在中国,打板工已经发生了行业性的嬗变。“中国的服装设计水平一般,根本没有什么成型的服装设计团队,也没有领军性的服装设计大师。”青岛中登服装有限公司总经理刘登高告诉记者,由于一直依赖于订单式生产加工,所以绝大部分的中小型企业都缺乏自主的服装设计能力,而同样的情况在一些大型服装企业内部也存在着,“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就是,现在国内服装行业,真正做得比较好的几个品牌,都是运动类服装,这些运动类服装对服装设计的要求比较低。而相对更贴近时尚、对服装设计水平要求较高的休闲类服饰以及女装领域,中国还没有什么叫得响的成型名牌。”然而,经济形势的变化,却着还没有做好设计类人才储备的中国服装企业,必须在短时间内迅速迈出这一步。

  自2008年经济危机给岛城外贸服装厂带来沉重打击之后,最近几年,岛城的外贸服装厂可以说是一蹶不振,往昔的辉煌一去不返。“我本来一直是跟日韩客商做订单式生产的,但青岛的劳动力资源优势正在,原本相对低价的劳动力已经逐渐变成沉重的人工成本,大量的外贸订单都开始向东南亚地区转移。”刘登高介绍说,眼下岛城大部分的外贸企业都不得不“由外转内”,以自创服装品牌来开拓国内市场。这就让打板工有了更为广阔的用武之地,在服装设计人员尤其是高品质设计师极度匮乏的中国,打板工演绎着草根设计师的角色。

  “打板工对从业者的文化水平要求不高,但对工作经验要求比较高,是一个实践忠于理论的行当。”金前程经理党明星向记者介绍说,打板工的培训过程一般在一到两年之间,整体培训成本相对不大,可以说是性价比较高的职业发展方向。而从职业发展性来看,打板工对工作经验的要求特别高,往往会随着工龄的增长,收入水平也会大幅提升,“而且将来还可以向专业设计师转向,是一个发展前景广阔的职业。”(记者 官华晨)



  +86-020-38158479
版权所有2000-2011广州市大红鹰娱乐贸易有限公司
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丰产支路南697号金钟大厦4楼526室
网站地图